【一叶千机/苏沐秋生贺】11:00-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修伞伞修无差,少年暧昧期

*前期技能参考DNF,有改动(比方说等级需求)

*橙武是自己鬼扯

 =

苏沐秋发现银行卡上忽然多了五百万,附加一条留言:

“离开我儿子。”

苏沐秋首先反应是一个骗局,他穷光蛋一个,上没爸妈给钱下有妹妹要上学,中间还养着个白吃白喝蹭饭的,怎么就会被诈骗团伙盯上了?

虽说他想过很多万一哪天中了五百万该怎么花的情景,但是他现在还是选择了报警。

 

报警电话惊动了叶修,叶修眼都没斜,给苏沐秋挑了一个大拇指,意思意思夸奖了,戴上了耳机专心游戏。

苏沐秋对叶修的冷淡很是不满,对警察叔叔又强调了一遍信息,这回声音更大了点,叶修带着耳机也听得到,“没错,留言是离开我儿子。”

叶修表情僵住了,总算给了苏沐秋一个稍微大点的反应:“真狗血啊沐秋大大。”

苏沐秋扬了扬眉,警察叔叔又叫了他两声,才接着报备信息。

 

警察叔叔表示会去核实,嘱咐了苏沐秋不要乱动卡里面的钱。苏沐秋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是一个三好市民等着失主来送锦旗,就挂了电话重新进入了游戏。

他们两个的角色还在副本里,他们身边就剩了最后一个小怪。一叶之秋在秋木苏身边不远处,调戏一样只用普通攻击一下一下地戳。小怪气得哇哇怪叫,就是追不到一叶之秋的衣角,血条一星一点地往下掉。

还有百分之二十不到。苏沐秋看了看小怪血量,操作者秋木苏抬起手臂,干脆利落地放了一个多重射击,将小怪的血清理干净。

“抢怪多不道德。”叶修念叨,“BOSS我的了。”

苏沐秋微笑不语·,他一个远程就不缺没抢怪抢人头的技能,“不可能。”

 

他们所在的王之遗迹副本只剩了大boss波罗丁王,以战法和剑士两个职业拼凑出来的boss,移动速度快,攻击不仅强还自带眩晕效果,玩家一不小心被他碰到就会进入一个眩晕被打然后再眩晕再被打的局面。

苏沐秋心态更轻松了,要这样再被一个战法抢了怪,他在叶修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了。

 

事实证明,人生不能立flag。

波罗丁王剩了百分之二十的血,叶修叫:“苏沐秋有本事过来公平较量。”苏沐秋看了看和自己抢小怪一样的血量百分比,从廊柱上跳下来,向下开枪缓冲,子弹一颗不落地全钉进了波罗丁王的身体里。

波罗丁王大吼一声,挥舞着巨锤向秋木苏砸去。

秋木苏轻巧地避过,波罗丁王也没有再追击,发了疯一样追击着一叶之秋。

仇恨还在一叶之秋身上。苏沐秋想着把boss仇恨抢过来,秋木苏一通速射跟了一个疯狂屠戮,成功OT。

苏沐秋得意地向叶修一扬头,眼看着叶修放下鼠标,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给了他一个带着同情又带着鼓励的眼神,“撑住啊!”

“坑啊!”苏沐秋见叶修摆明了想抢尾刀,忿忿道,“不是你说的公平竞争?”

叶修装模作样地去翻了一会儿聊天记录,“还真是啊。”一叶之秋战矛一抖,旋身加入了战团。

秋木苏游走加输出,技能用了小一半。叶修故意一耽搁,技能树该亮的全亮了。最后,波罗丁王死在了战斗法师的煌龙偃月之下,双目圆瞪着一叶之秋,身体化为流光消逝,所在之地散落了一地装备和材料。

苏沐秋同样圆瞪着眼看着叶修,随手从键盘旁边抽了个小本,往上面随便划拉了一笔,又随便地放了回去。

“我错了。”叶修飞快地道歉,“请让我亲手泡面以示赔罪。”

苏沐秋哼了一声,算是揭过。

叶修狗腿地去给两人倒水,苏沐秋发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未接电话。他怕是客户,就打了回去。

“你好,这里是秋橙工作室……”

“你好,我找苏沐秋。”对面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刚刚那个接线的警察。

“我就是。”苏沐秋按下了录音。

“你的情况我们知道了,请问你方不方便去派出所做个笔录?”

苏沐秋吓了一跳,敢叫人去派出所,这伙骗子胆子不小。

“哪个派出所?”苏沐秋问

“最近的就行。”对面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沐秋握着手机凌乱了,叶修端着水回来,看到苏沐秋一脸思考人生的状态,“怎么了?”

“那五百万可能是真的。”苏沐秋盯着叶修,脑子里转的都是八卦狗血言情剧,兴致盎然地问,“你家里有可能打五百万过来要我放弃你吗?我很乐意的!”

叶修一脸惊恐,“别闹!我爹直接踹门把我拎回去都比这可能性大!”

苏沐秋意兴阑珊地哦了一声,叶修不忍直视,“你别乱脑补。”

苏沐秋被叶修说穿了心思,有点尴尬,跳下椅子,从衣橱里挑了身成套的衣服准备去街对面的派出所做笔录。

刚出门又退回来了,找了抹布把鞋上了灰擦干净了。

“就这几步路……”叶修摸烟盒的手飞快地缩回去。

“我乐意。”苏沐秋白了叶修一眼,“别把烟灰给我落床上。”

 

苏沐秋下楼顺便把垃圾带了下去,刚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又接了个电话,对面是一个充满威严的男低音,“钱你收到了?”

苏沐秋沉想这骗子还真入戏,准备调戏调戏:“你儿子是谁?”

“叶秋。”苏沐秋直接把电话挂了。

他家的叫叶修。亲爹不知道自己离家出走的是哪个儿子才怪。

 

笔录做完,到了该吃饭的时段,苏沐秋给叶修去了条QQ消息。回到家,叶修已经把泡面和中午的剩菜拿出来了。

中午剩了半盘土豆丝,苏沐秋懒得再开一遍火,夹了筷子泡到面汤里。

汤面上浮了层红油,沸水的火气把土豆丝闷了下去。

“这叫什么吃法。”叶修没尝试有黑暗料理潜质的操作,安安稳稳地等他的泡面。

“想吃点热的。”苏沐秋说,见叶修不忍直视的表情,端起了盘子,“算了,我去热菜。”

“不用不用。”叶修拦下苏沐秋,“以前没发现你吃得这么随便。”

“有的吃就不错了。”苏沐秋也没坚持,“沐橙不在我才懒得做饭。”

“哦。”叶修表示知道了。在这个家里,妹妹最大,妹控第二,他敬陪末座。

    

苏沐秋一筷子凉菜一筷子泡面吃得挺香,叶修看他样子也跟着尝了尝。

凉的凉,热的热,土豆还有点腥味,压到泡面里软软塌塌,一点都不好吃。

他也没挑,只是再也没往菜上伸筷子。他知道苏沐秋和苏沐橙以前条件并不好,没什么挑食的机会。

菜苏沐秋一个人也没吃完,下午沐橙放假回来得做点好的,苏沐秋就有点可惜地倒掉了。

叶修把桌子收拾出来,苏沐秋指了指他的烟灰缸。叶修乖乖地把烟灰缸里的烟灰倒进垃圾袋里,“你送我的就该让我自己支配。”

“这是我家。”苏沐秋说,“我没说未成年人不许抽烟已经给了你天大的面子。”

叶修不说话了,把垃圾袋扎了口,扔到门外。

苏沐秋还差一年成年,他比苏沐秋小七个月多一点。

 

“你是不是快生日了?”叶修在卫生间一边清洗烟灰缸,一边问,“几号来着?”

“21。”苏沐秋原本躺在客厅床上,听到叶修问话坐起身来,“这次荣耀更新有个新橙武叫待月花影的……”

“我给你弄来。”叶修控了控烟灰缸上的水。

他到了H市不久,就在网吧和通宵的网友学会了抽烟,苏沐秋见到没说什么,他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苏沐秋自己不抽烟,也不拦着他抽,他从刚开始通宵的一根两根,变成了一天半包后,苏沐秋忽然插手了。

下了定量,一天四棵烟,还专门给他买了一个烟灰缸。他在苏沐秋家过的第一个生日,苏沐橙送了他一个造型古怪的烟灰缸,说是陶艺课体验券她和哥哥一起做的。

就是他现在刷的这个。

叶修把烟灰缸放到电脑桌旁,苏沐秋对他比了个三,叶修辩驳,“我没抽,你看到我把烟放下了,今天只抽了两根。”

苏沐秋不信,“我看你拿了就算。”

叶修无奈,低头认了。苏沐秋不讲道理的时候他要是跟苏沐秋讲道理,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客厅里只剩了键盘打字和鼠标点击的声音。忽然苏沐秋笑出声来,叶修疑惑地去看他屏幕,苏沐秋身子前倾,挡住了屏幕,“没你在的群,看什么看。”

叶修拽着苏沐秋的领子把他从屏幕上拉开,苏沐秋假模假样挣扎了下,抱住了叶修的腰。

有点像撒娇?

叶修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一下,摇摇头,把这个念头驱赶出去,凝神看苏沐秋不让他看的群。

群名:一叶之秋算个diao

群主:索克萨尔

管理员:大漠孤烟、沐雨橙风

群里在刷屏,刷屏原因:沐雨橙风在群里发了条消息,问忽然有人给我五百万要我离开我男朋友该怎么办?

“男朋友?”叶修指了指自己。

“沐雨橙风是女号嘛!”苏沐秋解释,“我在群里匿名吐槽过合租的男室友几回,底下一串秀分快,我又不能说自己是男的……”

“你仿着沐橙的脸捏的。”叶修面无表情,“利用妹妹的美貌行间谍之事,沐橙没你这种禽兽哥哥。”

“不是沐橙,是我的性转版谢谢。”苏沐秋拽着叶修的手放到自己脸上,“如假包换。”

叶修摸了摸,挺滑挺软挺暖。想,亏吃了也就吃了。

群里有人发了段语音,苏沐秋设置的是语音自动播放,所以两个人就被索克萨尔那一口特豪放的港普吓到了。

“分!拿了五百万找个更好的!”

叶修腾出手打字,“要是那个男朋友是一叶之秋呢?”

苏沐秋腾地直起身子,“艹!要掉马!”

群里果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然后又开始讨论了起来。

“连账号一块卖了!”这是索克萨尔。

“他……不是和秋木苏是一对吗?”这是风城烟雨。

“沐妹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流汗/捂脸/捂脸”这是一枪穿云。

“分,必须得分!”这是防风。

“一叶之秋能值五百万吗?当然是选择五百万啊!”这是王不留行。

“值。”最后出场的是大漠孤烟。

群里又一次冷场了。

“我们要不要谢谢大漠孤烟?”叶修和苏沐秋面面相觑。

“大概不需要?”苏沐秋小心翼翼地说,“干活吧。”

叶修深以为然。

 

苏沐秋登录游戏,新橙武的概念故事又更新了,于是把楔子读了出来,用朗读课文的语气。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扶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叶修听苏沐秋读月下花影的背景故事,恶从心头起,吊着嗓子唤了声,“莺莺~”

苏沐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好恶心。”

月下花影是荣耀新活动奖励,给了一套任务链和任务故事。任务对操作要求和队友配合要求比较高,剧情充满了各种冷吐槽,环节奖励相当丰厚,最终的月下花影是个回血加智力的饰品,最大的卖点是特效。

从宣传片上来看,当的起仙气十足四个字。

“你怎么忽然想要这东西?”叶修单挑打完了暗夜猫妖,做完了基础任务链之一去交任务,NPC给了一枚戒指,属性马马虎虎,但是比市面上的蓝装好用得多。

“属性不错,特效好看,还不绑定。”苏沐秋说,“给沐雨橙风用。”

“真当闺女养了。”叶修把戒指换上,“沐雨橙风怎么进了那个群的?”

“脸好看技术好,和索克萨尔打了回副本就被吸收进了蓝溪阁。”苏沐秋眼睛弯起,“后来说了几句一叶之秋的算个毛之类的话就被拉进了群,给了个管理员。”末了稍微带了点自恋,“我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前面叶修一直保持白眼状态,最后一句倒是点头认同了,“嗯。”

苏沐秋眼角眉梢的笑意更加明显,手托着下巴,眨眼道: “你喜欢我吗?”

喜欢一个人的眼睛骗不了人,开玩笑的眼睛也不会有所隐瞒。叶修从里面见戏谑的成分最多,陪着苏沐秋一起把戏演了下去,“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睡我?”

 

“你们男孩子都这么基的吗?”苏沐橙放假回来,开门正好看到自己哥哥和叶修倒在一处,“我去找云秀玩,你们继续。”说着就要锁门。

“沐橙不是你想的那样!”苏沐秋推开叶修,从床上爬起来,叶修伸出胳膊一勾,揽住了苏沐秋的腰。苏沐秋一个不稳,又跌回床上,急道:“叶修你把我放开。”

苏沐橙笑得花枝乱颤,顺便把门带上,“傲娇得很明显了,叶修你加油。”

苏沐橙一走,苏沐秋长腿一蜷,作势撞了过去。

叶修往床上一滚,避开了苏沐秋这记膝撞,“谋杀亲夫啊沐秋大大。”

“滚滚滚滚。”苏沐秋一连说了四个滚字,头也不回地去做饭。

苏沐橙又打开门进来了,随手在脑后绑了个马尾,“我来帮忙。”

厨房先有了打开燃气灶的响声,再有了葱花在油锅爆出来的香气。

 

“你徒弟密你。”叶修挂着秋木苏的号,见备注徒弟的id有条消息过来,向厨房喊了一嗓子。

“你负责!”苏沐秋同样喊了回去。

叶修恶作剧心起,回道:“我是你师母,你师父做饭去了。”

“师母好。”徒弟回。

真乖。叶修非常欣慰,点开徒弟的职业,发现是个正太体型的小神枪,腿长逆天,穿了套小风衣还带了小礼帽,脸也萌得一塌糊涂,点也不奇怪看脸的天秤座平时喊忙怎么会收了徒弟,心情大好,“今天师母教你点好玩的。”

 

苏沐秋从厨房出来扫了一眼叶修电脑屏幕,发现这货竟然在教他徒弟押枪。他徒弟也争气,自动做出修正,把一个训练用的沙包浮空连击了小一半的血。

叶修闻到饭香回了头,在频道里打字:“吃饭了。”

小徒弟回了一个拜拜的表情包。

“我徒弟不错吧!”苏沐秋很得意,“比沐橙还小一岁。”

“你沐雨橙风不是给沐橙用的吗?”叶修忽然想起来了,“沐橙现在玩得怎么样?”

“还不错,没他好。”苏沐秋倒是实事求是,“不过pk起来不见得输。”

苏沐橙在一旁甜甜地笑,把碗筷摆好。

沐雨橙风是她自己选的职业,攻击范围大,偏策应,想划水的时候只要在后方无脑平A,掩护住两个哥哥就能稳赢。

吃着饭,苏沐秋问妹妹:“沐橙,要有人给你五百万让你放弃男朋友,你会怎么选择?”

苏沐橙思考了一下,“什么剧里的?”

“家庭伦理。”叶修说。

“一边把支票收了一边商量私奔。”

“偶像剧?”

“我们的爱情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吗?”

“商战片?”

“得加钱!”

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一问一答,配合无间。

三人吃完了饭,叶修刷了碗,苏沐橙在家做作业,苏沐秋和叶修去了嘉世网吧。

网吧生意不错,陶轩招呼了两个常客一声,从柜台里抽出两张身份证给他们,让他们自助上机。

苏沐秋拿了身份证,在吧台上一刷。陶轩从柜台了拿了两瓶矿泉水递过去,坐回椅子上,“拿着。”苏沐秋道了声谢,扯了一张给叶修,叶修拿着卡就去开机子了。苏沐秋抱着水,和陶轩聊了两句:“老陶,要是有人现在给你五百万,让你离开你对象,你会怎么选?”

陶轩摆摆手,“没女朋友。”

苏沐秋干脆地一指叶修,“要他呢?”

“贵了点?”陶轩有点不确定,“不对!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我今天早晨收到一条短信说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苏沐秋把上臂压在吧台上,从上往下看着陶轩,“已经报警了。”

“但是也不能排除这个假设。”既然他们两个没在一起,陶轩也就不担心两个小朋友的感情问题,反而认真地考虑了天降五百万的可能性,“为什么不问问当事人愿不愿意?”

“假的呗。”叶修开了机子过来找陶轩拿烟,正好听到最后一句,“家里不能玩游戏,才不回去。”

“我对你的价值只在于提供了一个打游戏的地儿?”苏沐秋不满。

“那我还不如在嘉世当个网管。”叶修说,“老陶,给我两根烟。”

叶修要到了烟,两个少年肩并肩头挨头地走了,苏沐秋对叶修伸伸手,叶修认命地把烟给了苏沐秋。

看得陶轩在风中凌乱。

这特么叫没好上?

 

到了下半夜,网吧里通宵的也大多都睡了。叶修找苏沐秋要烟提神,苏沐秋伸手比了四,扣下三根手指,然后又扣下一根,攥成了拳头。

叶修点头,苏沐秋给了叶修其中一根。

打火机啪嗒一声,叶修点着了烟,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时常出现在噩梦里的脸。

叶修手一哆嗦,把烟掐灭了,“爸?”

网吧里吓醒了一片,大部分又睡了过去。有两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拍了拍脸,强行让自己清醒,结账走人。

叶父冷哼,“抽烟?”

“你不也抽。”叶修小声嘟囔。

苏沐秋站起来,“叔叔,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陶轩给下机的顾客结完账,紧赶慢赶地过来,“叶秋你爹大老远过来,怎么这么说话?叶伯父你先别生气,都是一家人。天太晚了你要是不嫌弃就在我这住一晚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叶父仍旧冷着一张脸,估计是不想在人前失了仪态,对陶轩道:“小兄弟劳驾,借个方便说话的地儿。”

陶轩赶紧将三个人引到二楼,他自己住的一室一厅。客厅有点乱,不过不妨碍几个人坐下。

他给三个人泡了茶,不想掺和别人家家务事,边关门边说,“我还得盯着点生意,你们聊。”

叶父喝了口茶。

气氛就在沉默中压抑。

苏沐秋打量着叶修的父亲,剑眉星目,一表人才,坐姿端正,脊背挺直。一句话不说,就能把他们两个压得透不过气来。

叶修肖他爹七分,不像的三分磨平了他爹脸上的棱角,让叶修整张脸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十二万分的赏心悦目。

苏沐秋默默地也喝了口茶,真是不比不知道。

“五百万你收到了?”叶父开口问苏沐秋。

“你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叶修抢在苏沐秋之前开口,“我们还以为是诈骗已经报警了。”

叶父没有理会叶修,眼神没有离开过苏沐秋。

“叶伯伯。”苏沐秋低着头,有些为难地开口,“等销案后,我能不能分期还?”

叶修急了:“出息呢沐秋大大!”

叶父冷笑,“就这样一个人值得你离家出走?”

苏沐秋回答叶修:“多放一天就有一天利息。”

叶修瞬间倒戈,嘴一瞬间甜了起来,“爸爸!我们能不能分期还?五百万一分都不会少的!”

   叶父头上青筋一跳一跳,无名火蹭蹭地在心头烧,“不行,要么现在全款要么你跟我走。”说罢,气似乎顺畅了些,但觉得很不对劲,就像用自己钱卖自己儿子一样。

苏沐秋没什么犹豫的了,从兜里挑出银行卡,“密码是211096,钱全在里面,您也不会短我里面几百块钱……”

“还有叶秋的身份证。”叶父说,“在哪?”

     “在家。”这道题叶修会做,但答案有些偏差,“我的您带了没?”

    “没。”叶父睁眼说瞎话,手一点都没动,虽然叶修的身份证就在他的口袋里。

     叶修想,这大概是他爹来的目的,“让叶秋补一张吧,我回去就回不来了。”

     苏沐秋见矛盾转移到了家务事,抱着茶假装自己是棵蘑菇。谁知道叶家父子争辩了两句,叶父的注意力就到了他身上。

他赶忙放下手中的茶,堆上了乖宝宝的笑。

“你很像我以前一个朋友。”叶父道。

 苏沐秋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我爹妈早死了。”

“抱歉。”叶父语气中带了悔意。    

   谈话再也没继续,气氛又变得沉默且压抑。

     叶父慢悠悠地喝茶,叶修掏出了一个打地鼠的游戏板,苏沐秋在刷手机,谁也没动。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叶父喝完了茶,把杯子往桌子放一扣,“走吧。”叶修苏沐秋两个人如奉纶音,立刻起身,“您老慢走。”

 

陶轩不知道里面到底谈了些什么,叶父先是一个人出了网吧,两位小祖宗才接着出来。

全须全尾,没伤没疤。

陶轩松了口气,拍了拍两个小祖宗的肩膀,“没事就好,我请你们宵夜跟早点。”

“老陶,我们得去趟派出所,沐橙要过来找我,就说我们中午回去。”苏沐秋拜托陶轩,“麻烦你了。”

陶轩刚松下去的那口气又提起来了,压着声音问,“你们出什么事了?我有个哥们儿在派出所当警察,我能帮的一定帮。”

“有个误会,没什么事。”苏沐秋道,“没事,就是老叶身份证有点问题,拍张照就行。”
“我看人家爹都找来了。”陶轩仍旧担心。

“送身份证的。”叶修说,“打死我都不会想到我爹竟然只是想过来看看我。”

“动静是有点大。”苏沐秋也心有余悸,“他爹真吓人。”

 

苏沐橙一早起来就去了图书馆做作业,到了中午,和朋友打了招呼,按照惯例去嘉世送午饭,陶轩远远地看到她,出了吧台和她说话,“你哥和叶秋去补身份证了,说中午回家吃。”
苏沐橙有些可惜地看了眼饭盒,甜甜地微笑,“谢谢啦!我回家等他们。”

家里的门关着,苏沐橙用钥匙扭开了门,客厅床上两个大男孩睡得正香。。

电脑还亮着。

苏沐橙轻手轻脚地进了门,给他们盖了被子,转过身去关电脑。

电脑界面停在荣耀上,竞技场里一叶之秋秋木苏百无聊赖地做着小动作,她的小号沐雨橙风仰着脖子看着战法和神枪的互动,身后是一圈月光一样的波纹里,似乎有飘落的海棠花影。

“生日快乐啊哥哥。”苏沐橙在心里小声念了句,“生日那天我给你做蛋糕。”

 

===完工==

评论 ( 8 )
热度 ( 198 )

© 魔王曾经是勇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