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修伞】【完结】没天理

伞哥存活。 清水ABO。原创人物有。一两笔带过的cp:韩张

 其实为了偷懒写的《不道德》(方王/修伞)的相关。

 ———————————— 

“每个狂剑的心里都揣着一个弹药专家。” 

荣耀世界赛中国队捧回了冠军奖杯,张佳乐在躺在酒店床上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傻乐,冷不丁听电视里从一堆俄文里冒出一句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再一看说话的人,竟然是俄罗斯那个Alpha小狂剑。 

“如果想追求枪系,第一条宗旨就是打赢他。”电视下方的字幕用英文显示着小狂剑现在说的话,张佳乐在脑内自动翻译成中文之后,直接炸毛了。 

“叶修你大爷!”他从床上蹦起来,穿着拖鞋就出了门。 

他说怎么打完比赛之后那个小家伙三天两头地找他约竞技场。 

关于张佳乐和孙哲平,或者说狂剑和弹药的纠葛,得回溯很长一段时光。 

张佳乐给自己按三年分时期,第一个三年是只要有狂剑和弹药在就没有打不死的叶修,第二个三年是孙哲平你这个白痴看我拿冠军,第三个三年则是张佳乐一如既往地想要冠军,而第四个三年,才刚开头。 

还又TMD因为揍了狂剑。 

“我没有干涉自由恋爱的立场啊张佳乐同志。”叶修对在自己房间炸了毛的张佳乐说,“乐乐你把烟灰缸放下!” 

张佳乐虽然放下了烟灰缸,但是觉得他还是想砸死叶修。 

这货不仅是领队放火还想队员点灯。 

可双秋是双秋双花是双花,想秋实春华,没那个可能的呀。 

02

      张佳乐问叶修:“你还有烟吗?” 

     叶修默默地泪了一把:“被戒了。” 

张佳乐鄙视了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领队,“我去买。”叶修忙叫住他:“别,栽赃陷害你干得出来。”张佳乐呵呵了一声,还是坐回了沙发上。 

 “乐乐啊。”叶修刚开了个头,张佳乐就呛了他的声:“别叫我乐乐。” 

“好吧,张佳乐。”叶修坐到张佳乐对面,“抑制剂老这么吃着也不是这么回事。” 

 是药三分毒不仅仅是一句老话,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抑制剂,多多少少,对身体都有些影响。张佳乐虽然小心得很,但是,也架不住用的年数多,积沙成塔。 

 队医把体检报告单给过叶修,叶修也拿给了张佳乐。 

 “先打完比赛再说。”张佳乐当时是这么回的话。 

现在,   张佳乐对上这个问题有一阵没说话,“你不地道。” 

他和孙哲平的事儿叶修从头看到尾,不会不知道那个俄罗斯小狂剑注定无果。 

 “沐秋和他交流过。”叶修说。 

“什么?”张佳乐冷不防地站起来了,盯着叶修,“苏沐秋?” 

“他们交流障碍少点。”叶修很坦然,“小家伙表示迎难而上,宝刀未老啊张佳乐大大。” 

“哈?”张佳乐表示不懂叶修说什么。 

“第五赛季。”叶修点到即止。 

“靠!”张佳乐给了叶修一个中指。 

联盟里最想娶回家的omega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叶修你怎么还记得这唯一一次排名第一的榜单? 

“要不是喻文州分化成了Alpha……”虽说张佳乐被叶修带到坑里了,可说了一半还是煞了尾,又是第二还逆cp的事儿不如不说。 

 那时候,好像,孙哲平还在百花? 

孙哲平刚下飞机就打了一个喷嚏。 

接着,毫不犹豫地走向了来接机的唐昊。 

唐昊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笑容温和的男人。 

“初次见面,我是苏沐秋。”男人对孙哲平伸出右手。

 “初次见面。”孙哲平握住了苏沐秋的手。 

又是一个玩战术的,看着温文尔雅,实则心黑得看不见半点红色的。 

妖孽。 

03 

人都迎上来了孙哲平也不能把人拒了,于是跟着唐昊上了苏沐秋的车,替帮他开车门的唐昊说了谢谢。

苏沐秋略惊讶地扫了眼唐昊,唐昊哼了一声往后和孙哲平并排坐。

苏沐秋在心里叹了口气,帮忙接他前任偶像还不领情,想叶修收服孙翔唐昊这两只从不给他好脸色的小狼崽子也挺不容易。

车上了路。

张佳乐和叶修被俄罗斯的小狂剑安德烈在电梯口堵了个正着。

安德烈一见张佳乐,一脸期待地盯着他。张佳乐在情感上对这个实心眼的一门儿心思喜欢他的小孩儿没法儿下狠手。一叠声的I'm sorry.看看四周除了叶修没别人,加了一句Ifell in love with SunZheping.

小狂剑眼睛里的光暗了一下又冒得更盛了,点了头跑开了。

叶修忍不住说,“这不是要决斗去吧?”

张佳乐一脸卧槽地看着他,“孙哲平打不过他。”

那可是战斗的种族!孙哲平可没听说过练过。

 

孙哲平听叶修说这事儿的时候事实证明叶修和张佳乐都没说对,当小狂剑乖乖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你们折腾什么?”叶修把模式切换到了居委会大妈,“都喜闻乐见的事儿非让你们弄得别别扭扭的。”

“那是权益之计。”张佳乐当着孙哲平的面儿又不认账了。

苏沐秋给自己茶杯里加了块儿糖,“我现在怀疑你们当初是怎么把老韩都闪瞎的。”

韩文清可是忍了他和叶修近三年的真汉子。 

“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孙哲平说,“张佳乐,我现在认真地请求复婚。”

“你们俩儿什么时候结又什么时候离的?!”叶修也被孙哲平这句话炸得头疼,扶住了额角。

“第二赛季被韩队一挑二后。”张佳乐说,“我们两个认识到了自己和搭档的配合不足,于是民政局登记以追求灵与肉的结合。”

“什么时候离的?”叶修觉着头更疼了。

“分居三年自动解除。”孙哲平说。 

空气里弥漫起了甜腻腻的香味。

omega发情期特有的香味。

叶修扯了苏沐秋往外走,给那两人带上了门。

“证都领了还不标记也真是够了。”

苏沐秋任他握着手,“万一怀孕太耽误比赛。”

不说张佳乐和孙哲平,他们这些人真没几个标记的。若不是苏沐秋当年十八岁才分化生理冲动没到位觉着一个beta生育可能几乎0也就没碰生理知识,今年苏沐秋若是没退役,也不会冒成孕的风险让叶修给他留个标记。

标记得卡结,卡结不能有套,不能有套就意味着ALPHA的种子有极大的可能让Omega的身体里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张佳乐撩起来了叶修和孙哲平两个Alpha,其中一个Alpha带着自家爱人回了自己房间,另一个Alpha给了罪魁祸首一个简单的安抚,咬了他腕上脉搏附近的腺体,将症状暂时压了下去。

“孙哲平你属什么的?”张佳乐摸着自己还在出血的手腕,“吃饭了么?”

孙哲平捡了最不打紧的答,“吃了。”

张佳乐哦了一声就没话了。

 他们两个自从孙哲平离开百花后,头一回独处一室。

04

也不知谁起的头,战队初代队长多是不辞而别,和俱乐部打了招呼后直接开溜行踪成谜,连个送别会诉衷情的机会都不给。 

孙哲平没有免俗,张佳乐没有截住。 

这会儿两人时隔五年又孤A寡O呆在了一间屋,还是发情期,张佳乐信息素的还没散,一丝一缕地跟孙哲平的撞。 

一个百花蜂蜜一个百花蜂王浆,甜味浓得闻着就齁。 

张佳乐往孙哲平那儿扫了一眼,帐篷挺高。 

张佳乐叹了口气,他们约战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干柴烈火上了床,这次又要重蹈覆辙么? 

“来吧。”他认命了。 

发情症状被一个人压下去了,更容易被这个人撩起来。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想到了以前和孙哲平拍过的古风手游拍的宣传mv,里面有个场景,孙哲平扮演的小侯爷为他演的江湖侠士,让整座城放了一宿的烟花。 

那时候孙哲平问他,像不像繁花血景。 

疼。 

张佳乐跑掉的注意力被脖子上一口狠的拉回来,孙哲平留下印子后就在细细地舔。腺体被舌头碰得酥酥麻麻,连带着张佳乐的身子也更软了。 

猫似的呻吟一声,手插到了孙哲平的头发里,腿夹紧了孙哲平的腰。 

打一棒子再给个甜的,这个毛病也是他们互相惯出来的。 

孙哲平牙齿碰到了肉上,突起的那块儿致命地甜香。 

“你可真会挑时候。”张佳乐被孙哲平顶得有些喘,“每回都能让你碰上。” 

唐昊陪戴妍琦出去逛街已经到了饭点,戴妍琦说约了楚云秀和苏沐橙让唐昊先回去,唐昊回酒店的路上带了点张佳乐前两天就想买但一直在忘的零食,买完了想起打电话问戴妍琦要不要一份。 

“你还真把他当妈了。”戴妍琦忍不住吐槽,“三份!” 

门虚掩着,唐昊想了想还是敲一敲。后来他真佩服自己这个英明的决定。

 张佳乐打着哈欠开了门,一双桃花眼半眯着看他,睡衣掉了一半,半长不短的头发扫在肩上,胸口上腰上都是欢好过后的痕迹。 

孙哲平只穿了条睡裤,在旁边扶着张佳乐。 

唐昊把一袋子吃的往张佳乐怀里一塞,抓住门把手嘭地关上了。 

这日常他刚进百花的时候看到过不止一回,现在看到仍是尴尬。

 今天也就叶修没趁着最后两天假出去,于是唐昊再不情愿也下了层楼找他。 

“叶修。“唐昊推门进去,”我和你说……“ 

“你们两个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苏沐秋的打扮和状态与张佳乐如出一辙,一对秋水瞳荡了过去,语带戏谑。 

唐昊的尴尬值瞬间满了。 

这主儿的状态和平时反差太大。一禁欲系腹黑攻忽然变成一诱受,任他心理素质强悍也得楞一会儿。 

叶修一身比孙哲平齐整,起码一套衣服穿全了,唐昊舒了口气,不过脑中对比的是孙哲平的结结实实的八块腹肌。 

“被张佳乐信息素撩的。“苏沐秋拉起了掉了一半的睡袍,把印子严严实实地盖住了,“他情绪波动太大没控制好信息素,把我们两个也顺手坑了。“ 

“习惯了就好。“唐昊真心实意地说。 

他在百花的时候就听老人说过,张佳乐和孙哲平只要一方在发情期,只要一方在发情期两人还在一块儿,五丈之内,绝对不能过单身狗。——要是不小心被信息素撩得情动了,自己回去动手还是用抑制剂,想想都是挺凄惨的。

 “你来找我什么事儿?“叶修问。 

“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唐昊问。 

叶修清了清嗓子,“你知道他们两个要复婚了吧?“ 

唐昊一下子没站稳,踉跄了一下,几乎是吼的,“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的?“

 叶修很满意唐昊的反应,“不是你把孙哲平叫来的吗?“ 

“是小远让他来的!“唐昊叫道,”等着我去问邹远!“ 

电话通了之后,唐昊把叶修问他的一说,瞬间就听到啪唧一声响,然后被挂了电话。 

“手机摔了。“苏沐秋替邹远给了解释。 

叶修借了唐昊的手机,输了号码进去,对着查房可怕四个字无语了会儿,“张新杰吗?我是叶修。你知道张佳乐的婚姻一栏写的什么吗?“ 

“离异。“ 

“那你知道……“ 

电话挂了。

05

  世界赛最后一次总结会议结束后张佳乐和叶修申请一天回国。

除了张新杰径直离开,走到一半的人又全坐回去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要复婚这事儿现在没人不知道,方士谦趁着这股东风都求婚成功了。

 

“准了。”叶修没多问,“路上注意安全。”

张佳乐头也不回地走了,坐回去的觉着自己白坐回去了,连场热闹都没得看。

方锐首先没忍住,“领队,张佳乐违反组织纪律,理应交代清楚作案动机。”

“直说你八卦。”李轩落了方锐的面子,“叶神,反正人齐,说呗?”

他们这些人,只要不伤和气也压得下,有热闹看从来不怕把事儿闹大。

叶修呵呵一声,“我为什么要说?” 

张佳乐把冠军戒指换到了右手无名指上,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和旁边孙哲平的一模一样。

六年前的款式,当时他们拍mv结完了钱,孙哲平直接把他那份工钱换了一对戒指,第二天两人就进了民政局。

隔了六年戒指重新戴上,他就明白了怎么叶修跟苏沐秋第一面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好容易失而复得,再失去就受不住了。 

包括孙哲平和张佳乐,荣耀里知道他们事儿的人都觉着这两位就是一句话能解决的事儿,非拖这么长时间。

“进了霸图不代表画风一样。”楚云秀说,“想想当年张新杰多坦白。” 

有次四期聚会,张新杰中了招,被问了成人礼是什么,小牧师一本正经地说:“爱情。”

一桌人中了僵直,卧槽声响了一片,楚云秀捂着眼不忍直视地问:“该不会有个人还把自己当礼物送你了吧?”

切切实实的一个“是”字,对得起霁月光风。  

  双花这对儿,明明心结早就在第九赛季解开了,明明再多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儿,一拖拖了一年多,半点没有当年大方秀恩爱的锋芒。

 “这回儿他们两个怎么说开的?”肖时钦问。

 “我把他抑制剂借走,忘记还了。”叶修说,“于是该做的做了该说的说了。”

“你一个ALPHA……”黄少天想开嘲讽,回过神来难得地不说话了。

那天用张佳乐抑制剂的人是他,忘了还的也是他。 

接机的人张佳乐有印象,是拍mv时被孙哲平和视频团队坑死了的游戏商。

一个影视基地放了一宿的烟花,效果棒棒的,可还是被环保局罚了一笔大的。

游戏商热情地拥抱了孙哲平,”孙哥好久不见。“

孙哲平互相介绍了,“钟先,从小玩到大的。“

回去的路上张佳乐问钟先这几年在做什么游戏,钟先说现在游戏那块儿他弟弟钟少在负责,现在主攻房地产。

“那款游戏成绩不错。“钟先还对他们的合作有印象,”还得多谢孙哥一宿的烟花。这样,这顿我请,给你们好好接风洗尘。“ 

==================

啊啊啊,完结一个坑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89 )

© 魔王曾经是勇者 | Powered by LOFTER